首页    国内    上海    国际    社会    生活    文化    卫生    交通    教育    旅游    创业    企业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历史 >
军政界解读楚汉战争:刘邦获胜三原因
时间:2013-03-12 15:02  

  项羽于戏下分封诸侯,其宗旨乃欲回收周封建之精力;但因那期间,已历春秋、战国、秦三代之久长隔断,故其分封之巨细形态,遂与周不能沟通。盖项羽觉得如周之封建,封植其本国,使本国版图较诸侯为大,军力较诸侯为强(如周制皇帝六军,大国全军,次国二军,小国一军之精力),即足以节制之。彼殊不知此时之社会形态与支配社会之力气,已大非昔比。周封建时,大地萧条未辟,生齿希罕,交通阻梗,人民尚停滞于诸氏族独居形态,出产仍为自给自足;故那时之封建,乃阴谋开疆辟土,亦即所谓“武装屯垦”,以成立其贵族统治之国度。但自历春秋战国以来,诸侯逐渐强盛,生齿逐渐增进,工商逐渐发家,交通往来逐渐频仍,新兴都会迭起,城邑各地林立,土地吞并之风甚为炽烈。原封建之千百小诸侯国,已由兼并战胜而演变为强盛之七国。起因贵族支配之社会,已为工商田主之布衣阶级起而代之。因之,商鞅废封建之政治主张,亦遂取封建而代之,并且为新兴工商田主阶级之所附和(盖封建规模之分裂,足以阻碍工商之成长故也)。秦遂因是而得以同一六国。刘邦与其军师有见及此,故不采封建之制,而将所得之地一沿秦制立置郡县,以收其时支配社会阶级——工商田主拥戴之效,此为楚汉成败之最重要汗青缘故起因。故战争以政治为主,军事为次,于此又可得一证明。上海商标注册

  楚汉成败与人才之得失

  刘邦即天子位,同一中国后,其五年五月乃置酒洛阳南宫,而问列侯诸将曰:“无敢隐朕,皆言其情。吾以是有全国者何?项氏之以是失全国者何?”高起、王陵二人对曰:“陛下慢而侮人,项羽仁而爱人。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,所降下者,因以予之,与全国同利也。项羽妒贤嫉能,有功者害之,贤者疑之;克服而不予人功,得地而不予人利,此其以是失全国也。”刘邦曰:“公知其一,未知其二。夫运筹帷帐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;镇国度,抚黎民,给馈饷,一直粮道,吾不如萧何;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此三人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以是取全国也。项羽有一范增,而不能用,此其所觉得我擒也。”但以吾人今天观之,刘邦得此三杰,固为得全国之身分,而王陵所言者,实亦其乐成重要缘故起因之一;盖所谓好汉英雄者,莫不热衷于富贵繁华之一途,刘邦能与人同利,故其所属诸人亦莫不尽死力以求之。

  然以上所言者,不外其乐成重要缘故起因之一端罢了,其他促使刘邦乐成之人物,另有多人:

  陈平 陈平亦系长于战略之策士,尤其彼乃楚之都尉官,不只深悉楚之底细,且在楚之诸将中具有相等人事相关。故刘邦用之以从事诽谤楚君臣与策反,遂收甚大之功能。

  彭越 彭越在楚汉战争中,始终为楚心腹之患。项羽之以是终于罢于奔命与“食少”而溃者,彭越之功甚伟。

  英布 英布降汉,不只使汉在南边得一有力臂助,且益使项羽孤独,及分手项羽击汉之力气,故其影响于楚汉之成败亦至大。

  张耳 刘邦得张耳,使汉在北方亦得一有力臂助。因彼能安赵国,俾韩信得以伐齐也。

  别的如郦食其、随何、陆贾、侯生之徒亦俱有极大之绩效。总之,刘邦得此诸人之为用,故能在计谋上得到上风。反观项羽,则无一独当一面之人才,故项羽在三年余之战争中,不得不亲身临阵,而陷罢于奔命之逆境中。

  至于刘邦以是能得如许人杰为之臂助,则又不能不归功于其人事政策与率领之得宜。刘邦在入汉中之时,萧何已为其策定“致圣人”之用人目的。故能拔韩信于刑余之中,用陈平于捕逃之下。又刘邦用人之特点,为惟才是用,岂论德性。盖才识为创业之本,至于德与不德,惟在用人者统御之道怎样耳。综观汗青,用人有如刘邦之风格派头者,殊不多觏。故汗青中,人才有如刘邦之盛者,亦遂有数也。

  楚汉成败与计谋之运用

  楚汉战争之成败,其关于计谋运用之得失至巨。以汉兵之弱,对楚兵之强,在战斗上实不堪为敌手。然刘邦在屡战屡败之余,竟终能胜楚者,乃在计谋运用上得到绝对上风之故。反之,项羽在屡战屡胜之下,以是终于被击灭者,因为计谋上陷于绝对劣势之故。刘邦在计谋上得到绝对上风之争取,共有三个时期与三项法子。第一,刘邦自彭城惨败后,嘱随何说九江王英布曰:“公能令布举兵叛楚,项羽必留击之;得留数月,吾取全国必矣。”此为其争取计谋上风之第一时期与第一项法子。第二,“收取荥阳,据敖仓之粟,塞成皋之险,杜太行之道,距蜚狐之口,守白马之津,以示诸侯形制之势”(此语虽系郦食其于楚汉三年说刘邦之语,然核着实,则当刘邦退据荥阳时,已依此等自然地理形势,陈设此项计谋矣)。此为其争取计谋上风之第二时期与第二项法子。第三,楚汉二年九月韩信破魏后,请兵三万,“愿以北举燕赵,东击齐,南绝楚粮道”。至楚汉四年十月韩信破齐之后,纵然灌婴南袭楚之宽大后方,逼使楚不能不为鸿沟之和。此为刘邦争取计谋上风之第三时期与第三项法子。刘邦在上述三时期运用法子慢慢乐成后,遂使楚汉是非形势,由逐渐转变,而最后乃以绝对上风之计谋,将项羽彻底歼灭之。此可为以弱敌强,计谋运用之规范。

  项羽刘邦本质上之较量及

  项羽之计谋与战术

  项羽乃楚将项燕之孙(秦将王翦灭楚时项燕被杀已见第三卷),为贵族之遗裔,故其贵族之好汉色彩特为浓重。刘邦乃一布衣身世,且曾为秦最下层之处所官(亭长,管理十里之地);幼时又好与“市井之徒”为伍,喜酒好色,故其“流亡”之本质甚深。因此,项刘二人之操行与作风,大相悬绝。项羽“喑叱咤,千人皆废……见人敬服慈祥,言语呕呕,人有疾病,涕泣分饮食”,故其用人,士之廉节好礼仪者,多归之;惟以其一意孤行,故深智大谋者多远去之。刘邦则“慢而少礼”,嫚骂成习,但能“饶人爵邑”,及识战略之得失,与得策辄行,客气讨教,故种种人才,皆乐归之。又项羽在政治上之作风,仍沿用贵族之政治头脑;而刘邦则一仍秦代之政治头脑,此亦二人成败之首要要害也。

  项羽在军事上之英卓,与西方拿破仑颇为相类。彼常采内线作战,驱其精锐之楼烦骑兵,举办打破战法,故所当者无不幻灭,常常在战斗上,收速战速决之功。至其所追求冲击之方针,亦惟指向仇人之“重心”(见克劳塞维慈《战争论》第八篇。该篇所叙者为拿破仑作战头脑),故其在荥阳坚持及刘邦行机举措战时,彼即始终采纳此种作战头脑,阴谋求汉之“重心”而毁坏之。此种头脑,在纯军事上,颇有其重要代价。但亦由此而知,大战争之输赢,不行专恃军事上之得计,另外又须共同政治、经济、社交,以施展总体之力气,盖项羽即败于不求共同他事之失也。




上一篇:古代最著名的八大饭局   下一篇:可乐三国超萌上线,体验首服霸气快感!!
分享到:
文章编辑: 网络整理员